0°

成功学到底有没有用?


成功学到底有没有用?

我去年曾经有一段时间,每个月读一本人物传记。

有的是自传,有的是朋友写的,还有的是历史学家写的。


为了列一份书单,我还曾经去书店找过畅销的传记。

从前些年大热的《乔布斯传》到《鞋狗》,从科技大咖到体育明星,从现当代名人到古代文人……


我们耳熟能详的人基本上都出过传记。

而一般来说很多人看传记,特别是一些白手起家的传奇人物传记,都会有种励志的感觉。





还有一类书,名字很煽动。

《如何用一年时间获得十年的经验》之类的“如何”系列,

《只有军事化管理才能救企业》之类的“只有……才能……”系列,

各种《XXX成功学全书》之类的“成功学”系列。


不论是成功人士的传记,还是以上各种系列的书,我们可以统称其为“成功学”书籍。


这些书的特点是:

描述某一个或某几个人的生平,特别是其年少时挫折、磨难不断,但是凭借着自己的坚持和敏锐的触觉,最终获得成功。





人们总想要对其进行模仿,继而希望获得成功。

想着“只要我在车库里进行创业,我就能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


这点在企业中也很常见。

华为的成功崛起,让一众大中小公司羡慕不已。

而华为的这种成功也造就了一批“作家”。


我在南京图书馆的书架上,曾经看到过整整两层的“华为”系书籍。

你去某东某当输入关键字“华为”,再选择类别为“书籍”。

成功学到底有没有用?

感兴趣的可以去数数有多少本。

这还不包括多年前已经下架的相关书籍。


企业管理者想要通过看这些书去研究下华为成功的原因。

因为他们也想要自己的企业成功。


华为推“狼文化”,我们也推“狼文化”。

华为推“IPD”,我们也推“IPD”。

华为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这种不假思索的复制,和“只要我在车库里进行创业,我就能成为下一个比尔盖茨”又有什么区别呢?





塔勒布在他的著作《黑天鹅》中对于这种现象有着相关的描述。

塔勒布认为,成功是偶然的,是一起黑天鹅事件。

人们不应该事后诸葛亮的去总结,并试图分析出什么规律和理论来。

你看到的是一个成功的比尔盖茨,但是有更多的数不清的车库创业者失败了。


有这样一个故事。

有人对无神论者说,你要向神祈求保佑,你看这幅画里面的人就是因为向神祈求庇佑后才在航海中化险为夷。

无神论者问:那么那些向神祈求庇佑却被淹死的人的画像在哪里呢?


所以由黑天鹅书写的成功学是无用的。





那么成功学到底有没有用呢?

我觉得这个答案的关键在于你。


你读《乔布斯传》只关注到人家的任性,却无视其执着和创造力。

你读“华为”只关注到其员工努力加班,而无视其提供给员工的待遇和保障。

你读比尔盖茨只关注到人家在车库创业,却无视其人脉圈子。



在我看来成功学是有用的,但是关键在于你的独立思考。


在这点上我不大赞同塔勒布的观点。


一个人、一个公司的成功有一些必要的条件,但是拥有这些必要的条件并不意味着一定会成功。


我们在看这类“成功学”的书籍和故事的时候,一定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去进行思考。

这个人、这家公司为什么会成功?

难道就是因为他在车库创业?难道就是因为它用了这样的IPD?


显然不是。


我们可以在其成功后对其进行总结和分析,但是不能不假思索的照搬。

应该在分析过自身的条件和情况后,对不足之处进行补足。

通过结合实际情况的裁剪后,才能真正的落地使用。



说到这里我忽然想起我以前遇到的客户,

他们听说了我们的成功实施案例后,希望把以前客户的业务数据迁移过来使用。

比如,他们是这么给文件进行分类,我们也这么分类。

他们走这样的审批流程,那我们也走这样的审批流程。

这样照搬,完全不分析自己的实际业务情况和背景。


只要有人的地方,有管理的地方,肯定不会完全一样的。

应该去做的是,分析自己的业务情况后,在参考别人的成功经验的基础上进行下一步行动。


我们对待成功学也应该是如此。

不能被作者或者信息带偏了,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冷静、客观的进行分析后,结合自己的情况进行吸收。

这样才有可能获得你所希望的成功。


成功学到底有没有用?


写在最后

其实我特佩服邓爷爷,能在人云亦云的环境下提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一国两制”……实在是太牛了!


另外,BA一定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否则你无法过滤出有效信息并进行分析。

嗯,转的有点硬。

就是这个意思,嘿嘿~





小婧是一名行走在实践路上的资深业务分析师(BA),如果想与我同行,就请关注我吧!

成功学到底有没有用?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