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详细解读社交媒体进军医疗保健领域

详细解读社交媒体进军医疗保健领域

     社交网络因何价值连城?Facebook上每月都有超过10亿的活跃用户发布照片、发送信息、更新状态,公司的市值达到了惊人的650亿美元,相当于每名用户约65美元。但是华尔街为LinkedIn给出的市值大约是185亿美元,相当于每名用户92.5美元,这个专业网站为两亿会员提供的服务似乎更为重要,比如帮助找工作。如今,一个由社交平台交织而成的架构意图打破消费者分享其个人健康状况、医生情况和治疗方案等信息的方式。尽管可以帮助人们监控自己的行动和食物量的应用程序日益普及,但是信息技术还没有像颠覆其他领域(如购物)那样,给医疗保健行业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尽管新创企业尚未形成规模(目前是这样),但它们实用而且作用还不止于此。设想我们加入了一个由同样患有罕见的机能紊乱症的人所组成的全球网上社区,或者根据详细的病患评价找到了一名医生。Facebook可能会为它的成员提供他们喜欢的工具,但是这批新崛起的社交网络却推出了与用户休戚相关的工具——在某些情况下它们的确是不可或缺的。






 

2013-11-15 10:42 上传






病患对病患网络:本·海伍德(Ben Heywood)和杰米·海伍德(Jamie Heywood)兄弟是麻省理工学院(MIT)的工程师,当他们二人得知他们的另一位兄弟史蒂芬(Stephen)患上了肌萎缩性侧索硬化症[ALS,也叫“卢格里格病”(Lou Gehrig’s disease)]时,他们为无法从网上找到权威的信息和支持而感到大失所望。2004年,他们成立了PatientsLikeMe,访客可以在这个网站上交流个人经历、医疗史,并且回答网上的提问。如今这个网站有20万用户,讨论的话题涉及1,800种疾病。

可以在PatientsLikeMe网站上找到有价值的内容的不只是病人。这家公司通过向默沙东(Merck)和诺华(Novartis)等制药公司,以及高校等其他研究机构出售用户数据来获利。尽管有各种保护隐私的法律保护病人的数据,但是位于马萨诸塞州坎布里奇市的PatientsLikeMe还是能够打包、发布它的网络信息。原因正如本·海伍德所言:“我们对待这个问题持完全开放的态度。我们明确地告诉我们的会员,会如何使用他们的数据,数据交给了谁,出于什么目的。”而且他们认为这样做是为了争取更大的好处: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做更有益的事,生产效果更好的靶向药物以及疗效更好的设备。PatientsLikeMe的神经心理学医生兼研究主管保罗·威克斯(Paul Wicks)说,公司正扩大其病患导向型的标准化调查问卷,并且憧憬着有一天病人能够从健康监控器以及其他设备[如谷歌(Google)的增强现实眼镜产品]上转移数据,从而创造“认知型医疗保健体系”。

医生对病患网络:乍一看,Practice Fusion并不像一个社交网络。这家公司为医生提供基于云服务的电子医疗记录系统,然后为这个平台出售广告,从而为这个免费服务提供资助。CEO瑞安·霍华德(Ryan Howard)深知,医生绝不会转而使用这样的系统——即便免费也不会用——除非它能带来更多的便利。为了赢取这些医生,Practice Fusion推出了一系列工具。最重要的是,它允许医学博士轻松地把医疗记录转给其他人。大约有15万名医药领域的专业人士登录Practice Fusion,这项服务惠及了近6,000万病患。让医生很快接受这项服务的原因——这项服务于2005年推出,并且获得了6,4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是内部网络信息交流。“这就是卖点。”霍华德说。

Practice Fusion刚刚推出一项新服务——Patient Fusion,它可以让病患发布医生评价,并且在预约前查看医生的日程安排,以便找到合适的时间;这类似于TripAdvisor与OpenTable在医疗保健领域的结合体。位于纽约的ZocDoc已经在为病人免费提供这些服务,但是医生必须每月向公司支付250美元。CEO塞勒斯·马苏米(Cyrus Massoumi)说,医生乐意支付这笔费用,因为这项服务“减少了公文往来、提高了便利性,而且还可以向其他人介绍他们的实践情况”。

实际上,长期以来我们找医生——以及与之接触——的方式一直在围绕着网络演变;这些新出现的网上平台只不过颠覆了所有的传统。正如杰米·海伍德所言:“社交网络已经在医疗领域存在了一个世纪,就像行业协会、邮寄名单,甚至简单到你所认识的人。”

HealthTap是最新涌现的网络之一,这个网上中枢由世界各地的120万名医生组成,他们解答任何地方的任何人所提出的问题。(网站主页在醒目位置放置了一个实时的“解答问题”计数器,目前已经超过9.3亿,而且还在继续增长。)随着信息不断流向病患,医生逐渐声名鹊起,就像PatientsLikeMe和Practice Fusion一样,这个生态体系提供收集的数据,方便挖掘利用或者开发应用程序。

当然,这些新涌现的网络也面临风险,那就是大型社交网络可以决定利用其庞大的规模进入医疗保健行业。杰米·海伍德估计,大约有40万美国人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其中的30万人可能登录Facebook,而登录PatientsLikeMe的为3万人。理论上讲,Facebook可以跟踪其用户的一举一动,从而确定患有多发性硬化症的人群,而且Facebook可以充分利用它作为全世界最大的多发性硬化症病患注册网站的地位。但是管理隐私问题,并且为数以百计的疾病监控客户体验的质量是极其复杂的工作。反对医疗保健体系的人正是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准入障碍上,而且他们的愿望将使得他们的社交网络格外珍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Useit知识库立场。未经作者许可,不得转载,商业相关请直接和原创作者联系。订阅知识精选,关注微信公众号”知识库”或”useitcomcn”。本文链接地址:https://www.useit.com.cn/thread-487-1-1.html

「点点赞赏,手留余香」

    还没有人赞赏,快来当第一个赞赏的人吧!
0 条回复 A 作者 M 管理员
    所有的伟大,都源于一个勇敢的开始!
欢迎您,新朋友,感谢参与互动!欢迎您 {{author}},您在本站有{{commentsCount}}条评论